奥运巡礼|中国击剑:只要有1%的希望,就要100%地准备

【编者按】

2024年,奥运中国体育即将直面巴黎奥运会。巡礼4月17日,中国只有准备荷泽市某某超声设备制造厂巴黎奥运会进入倒计时100天的击剑节点。

在周围强敌环伺的望地背景下,中国各项运动该如何突围?我们有哪些自己的奥运优势,我们近来的巡礼大赛战绩如何,对手实力究竟怎样。中国只有准备

带着这些疑问,击剑奥运频道推出“奥运巡礼”栏目,望地细化梳理中国奥运军团备战情况,奥运客观呈现各支队伍状态,巡礼洞悉巴黎奥运可能遭遇的中国只有准备挑战与问题。

孙一文在东京奥运会上夺金。击剑

就在今年1月8日,望地在距离巴黎奥运会还有200天的时候,31岁的奥运冠军孙一文在自己社交账号上的长文里写道:

“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技改,我希望自己不仅能打出直柄剑的优势,还能练出枪柄剑的打法‘奇招’。”

3个多月后,荷泽市某某超声设备制造厂孙一文的改变带来了成效,她带领着三位年轻小将获得了2024年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南京站)的团体亚军——凭借亚军获得的52个奥运积分,中国队如愿获得巴黎奥运会女重团体名额以及三个个人赛名额。

这个巴黎奥运周期,中国击剑队经历着新老交替的阵痛,各剑种的发展也并不均衡……但当女子花剑异军突起,女子重剑逐渐稳定后,中国击剑队也期待在巴黎重现荣光。

目前,中国击剑队在男子花剑、女子花剑、女子重剑项目上获得团体项目参赛资格,并且连带各有3张个人项目的奥运会入场券。杨恒郁、王子杰以及沈晨鹏则分别锁定女子佩剑个、男子重剑个人和男子佩剑个人项目的奥运会参赛资格。由此,中国击剑队也实现了巴黎奥运会全剑种出线的目标。

孙一文在东京奥运会通过“决一剑”获胜。

技改,拼出女重满员参赛资格

对于一位即将32岁的老将来说,想要在职业生涯的后期改变技术特点,无异于是一次豪赌。而孙一文就在巴黎奥运会前的200天,做出了这样大胆的决定。

“我伤病最严重时,我一度都弯不了腰,也不能久坐,连单脚跳都做不了。”作为奥运卫冕冠军,孙一文透露,正是伤病带来的痛苦,让她在职业生涯的又一个交叉口上开始思考,

“尽管我已经努力将直柄剑的优势发挥到极致,但我也深知相对于枪柄剑,它在对抗中的局限……我要在对抗中,拿着我的直柄剑去与枪柄剑‘硬碰硬’,用全面实力扛住对手接二连三的冲击。”

选择在奥运会前的最后冲刺阶段改变技术,一方面是为了弥补孙一文自己的遗憾,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来自女子重剑队“一老带三新”的压力。更何况,在那个阶段,中国女子重剑队还没有确定获得奥运参赛资格。

3月24日,中国队选手余思涵、许诺、孙一文、唐君瑶(从左到右)在颁奖仪式上。

改变立竿见影。就在今年3月底结束的2024年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南京站)上,由孙一文和三名年轻小将唐君瑶、余思涵和许诺组成的中国队一路过关斩将,先是在八分之一决赛力克中国香港队,随后在四分之一决赛顽强逆转世界排名第一的韩国队,紧接着在半决赛战胜乌克兰队。

尽管决赛不敌意大利队,但亚军带来的52个奥运积分,已经足以帮助中国队获得巴黎奥运会女重团体名额以及三个个人赛名额。

3月24日,中国队选手许诺(右)和队友唐君瑶在决赛中交流。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亚军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鼓励,特别是在巴黎奥运会前(女子重剑)的最后一站积分赛。”在如愿冲进巴黎奥运之后,孙一文说,“不光拿到了奥运门票,也让我们看到了冲击奥运金牌的希望。”

而在中国击剑队总教练王海滨看来,女子重剑的满额参赛是中国击剑队为巴黎奥运迈出的坚实一步。

“女重的阵容从‘三老带一新’到现在的‘一老带三新’,我们在不断尝试、不断总结。过程中遇到过一些问题,但我们相信自己的实力。孙一文起到很好的带头作用,同时也要给年轻人大胆尝试的机会。”

陈情缘(左)。

女子花剑,异军突起

除了女子重剑的孙一文依旧有机会在巴黎卫冕金牌,在这个奥运周期里,中国女子花剑的成长和进步,也是中国击剑队冲击巴黎领奖台的希望所在。

就在今年2月下旬的2024年国际剑联花剑世界杯赛开罗站中,由陈情缘、黄芊芊、王雨婷和王英璎组成的中国女子花剑队尽管止步八强,但是依然以亚洲第一的身份,获得女子花剑项目个人及团体的参赛资格。

对于中国女花,特别是队伍中的主力陈情缘和黄芊芊来说,这是一次向世界剑坛证明中国女花进步和突破的绝好机会。

作为中国队核心队员,陈情缘在今年1月拿下巴黎世界杯冠军。而对于巴黎奥运会,陈情缘充满期待,“只有把细节做好,才能有机会在巴黎奥运会上有出色的表现。”

事实上,在进入巴黎奥运周期之后,陈情缘的状态并不算好。

刚刚过去的2023年,尽管在亚锦赛上拿下个人冠军、团体亚军,在亚运会获得团体金牌,但陈情缘在接受《福建日报》采访时还是用“糟糕”来形容自己的2023年。

“在一些比赛中,我的整体竞技状态不稳定、起伏很大,主要是技术运用的稳定性不足,心理也比较焦虑,但那时候我经常告诉自己要放低心态、做好自己、专注当下,希望以积极的心态重新出发。”

黄芊芊在杭州亚运会夺金。

陈情缘的队友黄芊芊则在去年打出了不少惊艳的表现。

在杭州亚运会上,第一次参加亚运会、世界排名第29的黄芊芊先后战胜亚洲排名第一的日本名将东晟良和曾在当天小组循环赛上击败她的上野优佳,为中国击剑队拿下杭州亚运会首枚金牌。

那次被中国女子花剑主教练雷声评为“大心脏”的表现,也为黄芊芊的巴黎奥运打了一针强心剂。

谈及队伍崛起背后的秘诀,雷声表示:“中国女花一直处于落后的位置,主要因为运动员认为世界冠军离自己很遥远。我首先让她们破除这个心理障碍,树立更远大的目标,然后一起努力。”

“当技术能力、战术理解达到一定水平时,突破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陈海威。

外教助力,中国击剑期待补齐短板

除了中国女重和女花两支队伍,中国男花同样取得了团队和个人满额的巴黎奥运资格。

就在今年2月下旬的2024年击剑世界杯埃及站中,陈海威率领中国队获得第五名——至此,男子花剑团体巴黎奥运积分赛全部结束,中国队总积分272分,排名第五,取得巴黎奥运会参赛资格。

从2023年至今,中国男花也取得了不少抢眼的成绩——2023年的世界击剑锦标赛,陈海威率领中国男子花剑队获得第二名,是中国男花队近几年的最好成绩。

3月24日,中国队选手唐君瑶(左)和意大利队选手菲亚明戈在决赛中。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当然,中国击剑队的进步,和在教练配置上的调整也有不小的关系。

就以女子重剑队为例,据新华社报道,今年1月,中国女重迎来俄罗斯籍教练格拉祖诺夫·亚历山大,与焦云龙、祝晓林等中方教练组成了新的教练组。

王海滨表示新教练弥补了团队年轻、大赛经验不足的问题。

“新教练带来了战术风格、磨合上的挑战,我们希望可以做出新的尝试并振奋队伍的精神。”

“中国击剑现在处于比较困难的时期,出现人才断档。但我们始终相信自己的训练体制和保障机制,也在朝着好的方向不断调整。”

“击剑项目的特点决定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会百分之百地准备。巴黎奥运会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但我们会全力以赴。”

休闲
上一篇:国足集结沈阳受伤停困扰,主帅:对泰国唯一目标就是赢球
下一篇:赛事一周年影响力持续扩大,贵州“村超”精彩继续